金融公司部

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案例 > 金融公司部

转账人是债务人?

作者:王明 王为樟  日期:2016-01-11  来源:金融公司部  关注:2261

 

         【引言】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民间借贷蓬勃发展,但其盲目、无序、隐蔽的缺陷非常明显。朋友之间因此发生纠纷导?#36335;?#30446;不时发生。本案是朋友好心帮忙作转账人,但最后遭到“过河拆桥”,被当作债务人告上法庭。

       

        一、股东借钱给公司,朋友协助转账。

        1、吉某出借300万元(人民币,下同)给板业公司。

        吉某开设佛山市某板业有限公司(下称板业公司)并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2014年4月3日,法定代表人变更,但吉某仍是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板业公司因经营需要借款。2013年10月,吉某拟向其出借人民币300万元。

        2、刘某协助吉某转账。

        刘某与吉某是多年好友。

        吉某对刘某说:自己是板业公司股东,不方便直接借钱给公司,希望通过刘某中转后再借给板业公司,其可给予刘某?#27426;?#30340;息差作为报酬,板业公司付款后再还给吉?#24120;?#21016;某无需承担还款责任。

       3、两份《借款合同》。

        吉某提出:其与刘某签订《借款合同》,款项转账至刘某指定的程某账户;程某与板业公司签订《借款合同》,款项最后转至板业公司指定的另一股东王某账户;刘?#22330;?#31243;某只是协助其走账,无需承担还款责任。

        刘某基于对多年好友的信任,同意其上述操作。2013年10月20日,吉某通过其员工黄某转账300万元至程某账户,程某随后立即转账给王?#22330;?#21508;方按上述程序完成了款项由吉某通过程?#24120;?#21016;某指定)中转而出借给板业公司的相关?#20013;?/span>

        刘某在《借款合同》上签名时,该合同“出借人”一栏是空白的。但基于对朋友的信任,刘某在“借款人”栏签名。

        4、吉某收取借款利息。

        2013年11月20日,板业公司通过股东王某账户向刘某支付一个季度利息22.5万元。

        刘某扣除息差后,于次日向吉某妻子账户支付一个季度利息15万元。

        5、板业公司濒临破产。

        本案借款发生后不久,板业公司经营不善,被诉案件?#27426;稀?#20854;名下财产被多次查封。

        吉某知道板业公司已无力回天,遂部署转移公司及个人名下财产。

 

        二、刘某被起诉300多万。

        2015年3月,刘某收到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传票。其被起诉要求偿还民间借贷300万元及利息【(2015)佛城法南民初字第219号】,并要求其丈夫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收到起诉材料后,刘某发现:起诉其还款的原告,是其根本不认识的黄?#24120;?#32780;起诉的依据竟然是其2013年11月20日向吉某签署的“出借人”栏空白的《借款合同》!而此时的《借款合同》“出借人”一栏,赫然填着黄某的名字。

 

        三、我所接受刘某委托应诉。

        黄某提交的证据有借款合同、银行转账凭证,借款事实清楚。简单推理,证据确凿,案件对刘某非常不利。

        刘某有稳定职业、和睦的家庭。但300多万元不是小数目,若判决其承担还款责任,将对其造成沉重打击。

        我所接受刘某委托后,向其详细了解案情。本案实际为吉某出借款项给其开办的板业公司,通过刘?#24120;?#31243;某的账户)进行中转。

        为促使法院依法查清案件事实,还刘某一个公道,我所迅速制定诉讼策略并开展了以?#36335;?#24459;行动:

        1、申请追加第三人。

        本案款项为吉某夫妇出借给板业公司,经程某账户转给板业公司股东王?#24120;?#35813;款项其实际已收回。

        为此,我所律师向法院申请追加吉某夫妇、程?#22330;?#29579;某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以查明刘某并非该300万元款项的借款人。法庭同意我所律师申请。

        2、申请法院责令原告黄某出庭。

        刘某与黄某素未谋面,黄某不可能出借款项。?#19968;?#26576;只是板业公司的普通员工,不可能有300万元的巨额资金出借。

为查清事实,界定责任,我所律师依法申请法庭责令作为原告的黄某到庭接受质询,以查明其并非出借人。

        3、申请调查取证。

         黄某作为板业公司普通员工没有出借资金的实力,该300万元应为吉某夫妇出借,经王某账户收回。为此,我所律师申请法院调取黄某的社保记录及吉某夫妇、黄?#22330;?#29579;某的银行账户流水。

         从而查实:黄某在板业公司购买社保,为其普通员工;涉案300万元系吉某夫妇转账给黄?#24120;?#20877;通过黄某转出给程?#22330;?/span>

        4、申请笔迹鉴定。

        双方不存在真实的借款关系。刘某在吉某提供的《借款合同?#38750;?#21517;时,“出借人”栏是空白的。现吉某生意失败,为转嫁损失,以黄某的名义恶意起诉刘某还款。“出借人”处黄某的签名,系吉某夫妇事后安排的、是虚假的。

        为此,我所律师向法院申请对出借人签名的真实性、签名时间进行鉴定。

        通过上述强有力的应诉措施,我所代理刘某化?#27426;?#20026;主动,步步为营,为揭开本案虚假诉讼的真实面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四、双方激烈争辩。

        我所律师全面收集证据,依法申请法院调查并取得了证明借款虚假的有力证据。而对方凭借款合同、转账凭证等基础证据,坚持主张借款真实。双方围?#24179;?#27454;的真实性展开激烈争辩。

        (一)争议焦点之一:出借人是谁?

        1、黄某——本人。

        本案借款由吉某夫妇介绍,《借款合同》是在刘某签名后再由吉某夫妇拿给黄某签名的,双方签名真实,且合法?#34892;А?/span>

        该300万元系从其账户支付给刘?#24120;?#25351;定程某账户收款),借款真实。

 

        2、刘某——吉某夫妇。

        (1)出借人是吉某夫妇。

        ①出借款项意思系吉某夫妇作出,并由其安排。

        本案借款,是吉某夫妇找刘某洽谈的。其要求通过刘某中转借款给板业公司。借款合同版本的提供、如何中转、板业公司如何与另一中转人程某签订借款合同、款项何时划付等,均是吉某夫妇与刘某洽谈并作出相关意思表示。

        因此,本案款项出借的主体是吉某夫妇。

        ②出借款项的来源及归属是吉某夫妇。

        从法院调查的银行账户流水可知:本案出借的300万元款项,来源于吉某夫妇银行账户。后划入黄某的账户,再转给程某账户。款项实际归吉某夫妇所有。

       ③吉某夫妇收取利息。

        板业公司于2013年11月20日(款项出借当天)通过其股东王某向刘某支付一个季度的利息22.5万元。扣除双方约定的息差后,刘某于2013年11月21日向吉某夫妇支付一个季度的利息15万元。

        该利息的金额、支付时间等均与本案两份?#31859;?#20013;转的借款合同约定相一致,足可证明其与本案的关联性。可见,吉某夫妇实际收取了本案借款的利息。

 

         (2)黄某不是实际出借人。

        ①刘某不认识黄?#22330;?/strong>

       刘某根本不认识黄?#24120;?#26356;别提向其借款。本案“借款”事宜自始至终都是与吉某夫妇接洽的,黄某从未参与其中。

       本案庭审中,黄某代理律师也承?#24076;?#26412;案借款合同是由吉某夫妇与刘某洽谈的。因此,刘某未与黄某进行过任何关于借款的洽谈,双方之间没有借款的合意。

        ②黄某没有出借款项的能力。

        根据法院调取的黄某社保记录显示,其只是吉某夫妇所开公司的员工,其社保缴费工资才2000元左右。作为普通员工,黄某根本不可能有出借300万元巨额款项的能力。

        黄某称其经营家具生意,本案款项来源于经商,但其未能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

       ③黄某的银行账户由吉某夫妇实际控制和使用。

        从法院调取的吉某夫妇及黄某账户的流水可知:双方账户之间有频繁的大额资金往来。

        黄某为普通员工,不可能有如此大额资金,也不可能与吉某夫妇、板业公司之间发生真实的、如此频繁的交易往来。该账户实际上系吉某夫妇控制使用的。

 

        (二)争议焦点之二:借款人是谁?

        1、黄某——刘?#22330;?/strong>

        刘某是专门从事民间借贷的,有资金需求。

        本案借款是按?#27167;?#26576;的指示汇入指定账户,刘某收取该借款。且根据《借款合同》约定,借款人为刘?#22330;?/span>

 

        2、刘某——板业公司。

        (1)款项出借当天即转给板业公司。

        本案吉某夫妇通过黄某账户向刘某指定的程某账户转出借款300万元。该款项于当天上午10:21到达程某账户,于26分钟后转账至板业公司指定的王某账户。

        因此,本案款项在出借当天实际由板业公司?#21152;?#21450;使用。

        (2)板业公司作为借款人支付利息。

        本案借款,板业公司于2013年11月20日通过王某支付一个季度的利息22.5万元。

        刘某收取7.5万元中转费用后,将剩余15万元利息支付给吉某夫妇。据此,板业公司是本案款项的实际借款人。

       (3)刘某不是实际借款人。

        刘某是基于对吉某夫妇朋友间的信任,协助中转,仅象征性地收取中转费用,不应承担任?#20301;?#27454;责任。

        刘某有固定的职业,并非黄某所称的开设小额贷款公司,专门从事民间借贷的人。

       (4)刘某作为朋友协助中转。

        本案款项实为吉某夫妇出借给板业公司,刘某仅提供款项中转。本案借款合同实际仅作款项中转使用,不是真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正因如此,吉某夫?#20037;?#26377;要求刘某提供任何担保;且借款期限届满后,吉某夫妇也一直没有向刘某主张过还款或要求支付利息。

        另程某与板业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由吉某在公司盖章处签名,且吉某夫妇均签名提供保证担保。而该300万元款项由吉某夫妇指定的黄某账户转让至程某账户后,仅隔26分钟即转入板业公司指定的王某账户(实为吉某夫妇指定的王某账户)。且本案刘某与黄?#22330;?#31243;某与板业公司的两份《借款合同》?#29615;?#21512;正常民间借贷的日常经验法则,仅作中转款项使用。

 

        (三)双方是否有借款关系。

        1、黄某——有。

        双方《借款合同》真实?#34892;В一?#26576;已将款项支付给刘?#22330;?#21452;方存在真实的借款关系。

        刘某将款项再出借给板业公司,黄某并不知情,也与黄某无关。

 

        2、刘某——没有。

       本案,黄某没相应的资金实力,其对借款发生的背景、原因、款项来源、借款地点等均无法给出合乎常理的回答。根据        2015年9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8号】第十九条的规定,黄某与刘某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

       (1)黄某明显不具备出借能力。

        如前所述,法院调取的黄某社保记录证明其仅为吉某夫妇开办的公司的普通员工,其社保缴费工资仅2000元左右。其不具备出借本案300万元借款的能力。

       (2)黄某对借款背景、原因、时间、借贷双方关系等陈述不清,其主张的事实及理由明显?#29615;?#21512;常理。

        本案庭审过程中,面对法庭及我所律师的提?#21097;?#40644;某代理律师对借款背景、原因、时间、借贷双方关系等陈述不清,无法做出合理的、令人信服的回答。

        刘某与其根本不认识。其称经吉某夫妇介绍认识刘?#22330;?#20294;与刘某不熟,?#20174;?#21516;意出借如?#21496;?#39069;的款项,且无需任何担保,?#29615;?#21512;常理。其承认未参与借款事宜的洽谈,而由吉某夫妇与刘某洽谈借款事宜,?#20174;?#20027;张“款项属其所有,由其出借给刘某”,同样?#29615;?#21512;常理。

        (3)黄某提交的借款合同属伪造。

        本案借款合同是由吉某夫妇提供版本,刘某签名后让人转交给吉某夫妇,转交时出借人空白。根据双方洽谈借款中转的情况,出借人处由吉某夫妇签名。

        但吉某夫妇为达非法目的,在本案起诉前由黄某在借款合同出借人处签名,并由黄某起诉要求还款。其提交的借款合同属伪造。?#28304;耍?#21016;某已申请鉴定。

 

        (4)黄某律师的陈述与客观事实矛盾。

         ①其对本案出借款项来源的陈述与事实矛盾。

        对于本案出借款项的来源,黄某代理人陈述为经商所得。但法院调取账户银行流水显示,该款项来源于吉某夫妇。对该矛盾,黄某无法解释。且其无法提供经商所得的任何证据,甚至无法回答在?#30566;?#32463;商。

        ②其称不是板业公司的员工与社保记录矛盾。

        其称黄某仅是挂靠在沃?#24459;?#20844;司购买社保,但不是公司员工。但无法解释为何在板业公司购买社保。如其确实经商,则自?#27827;?#26377;开办公司,根本无需在板业公司购买社保。且如仅为挂靠购买社保,则根本不可能与吉某夫妇、板业公司之间存在如此频繁的大额款项往来。

        ③其称不知道刘某取得借款后出借给板业公司,与其社保记录等相矛盾。

        其在板业购买社保,其承认与吉某夫妇非常熟悉,其与吉某夫妇、板业公司诸多款项往来,证明其对板业公司非常熟悉。本案款项到达程某账户后,仅隔26分钟即转给板业公司指定的王某账户,且板业公司与程某之间的借款合同由吉某签订,保证合同由吉某夫妇签订。以其与吉某夫妇之间的关系,其不可能不知道款项实际由板业公司借取。

 

        (5)吉某夫妇已收回本案借款。

        首先,从法院调取的账户流水可知:板业公司在借款后有近千万元划款至黄某账户,已还清本案300万元款项。

        其次,程某将款项划入板业公司指定的王某账户。王某同为板业公司的股东之一。换言之,板业公司的股东吉某夫妇出借款项,经刘?#24120;?#31243;某账户)中转后,最终到了另一个股东王某账户中。其款项“从自己左口袋出,从右口袋入”,吉某夫妇据此已收回所借款项。

 

        五、黄某没有依法到庭接受质询。

        依我所律师申请,庭审结束后,法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七十四条的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的规定,责令作为原告的黄某到庭接受质询,否则,承担相应不利后果。

        庭后,黄某并未前往法庭接受询问。显而易见,其主张的本案借款事实虚假。

 

        六、黄某撤诉。

        庭后,吉某夫妇多次联系刘?#24120;?#20027;动要求协商。为彻底解决纠纷,避免日后再起纷争,我所律师建议刘某断然拒绝。

在眼见胜诉无望且涉及虚假民事诉讼可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下,黄某主动向法院申请撤诉。2015年9月28日,法院裁定准许其撤诉。我所律师成功协助刘某打赢了“必输”的官司。

 

        【办案体会】

        1、不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本案,黄某提供了借款合同、银行转账凭证等证据证明借款关系。从表面上看,该借款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刘某没有任何胜诉的机会。

        但实际上,案件背后的事实关系非常复杂。不被表面现象所迷惑,通过证据?#26085;页?#32972;后的事实,是律师重要的执业技能,是律师的执业使命。

 

        2、谋定而动。

        ?#34892;?#30340;诉讼策略,是致胜的关键。一步领先,步步领?#21462;?#25105;所律师接受刘某委托后,通过集体?#33268;郟?#21046;定了?#34892;?#30340;诉讼策略,从而化?#27426;?#20026;主动。

        其一,申请调查取证。依法申请法院调取吉某夫妇、黄?#22330;?#29579;某的银行账户流水及黄某的社保缴费记录。从而查明了黄某转账的款项来源、去向,查明了黄某与吉某夫妇的关系,印证了黄某不是出借人、刘某只是中转人的事实。

        其二,申请追加第三人。揭开本案表面证据背后的真正事实,离不开吉某夫妇、程?#22330;?#29579;?#22330;?#20026;促使法院查清事实,我所律师代刘某申请追加上述人员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并且申请对借款合同出借人签名的真实?#38498;?#26102;间进行鉴定。事实证明,追加第三人对本案最终成功解决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其三,犀利的提问。日本有句谚语说:“泥人经不起雨打,谎言经不起调查。”针对黄某虚假借贷的主张,我所律师在庭审中对其进行了数十次提?#21097;?#28145;挖黄某的职业、出借资金能力、借款协商过程等,环环相扣。?#28304;耍?#40644;某律师回答自相矛盾、破绽百出。

        其四,梳理事实及逻辑。证据不会自己说话,而需要律师解读;复杂的案件背景、证据及事实之间的逻辑关系,需要律师梳理。我所律师结?#29616;?#25454;及庭审情况,通过答辩?#30784;?#20195;理词向法庭还原了事实真相、厘清了事实的逻辑因果关系,力证本案为虚假借贷。

 

        3、善用?#36335;ā?/strong>

        本案,黄某2015年3月起诉,9月28日申请撤诉。期间正值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并于2015年9月1日开始实施《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8号】。我所律师准确运用?#36335;ǎ?#25910;到了良好的办案效果。

         首先,该规定对于借贷背后的关系审查力度加大。根据该规定,我所律师引导法庭审查借款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款项流向等,深挖案件背后的真相,而不?#24515;?#20110;借款合同、转账凭证?#32570;?#38754;证据,依法维护了刘某的合法权益。

         其次,该规定新增了“当事人本人到庭制度”。我所律师据此申请法庭责令黄某本人到庭。黄某自知理亏,没有依法到庭。?#21496;?#36798;到了黄某“案未判,理已输”的效果。

 

 

 

佛山所:广东天地正律师事务所
地址:佛山市季华五路10号金融广场24楼
联系电话:0757-83288296    传真:0757-83288786
E-mail:[email protected]   网址:www.lj2u.net
广州所:广东天地正(广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桥兴大道737号首层(番禺法院左侧) 
联系电话:020-84661266          传真:020-84663266
E-mail:[email protected]   网址:www.gzrandr.com
实况手游狼队假名
绿色mg的网站是多少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本期任九奖金 008全讯白菜 3分赛车计划app 彩票31选7中奖规则 大圣捕鱼免费版下载 内蒙古11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 重庆时时彩官方下载安卓 河北时时开奖 大圣捕鱼免费版 重庆时时彩下载官方 mr赛车游戏 5码秒速时时彩34567技巧 pk10每天赢一期方案 竞彩篮球捷报比分网